当前位置:江苏银信数据有限公司搞笑无声的厮杀
无声的厮杀
2022-09-08

藤泽周平(1927-1997),日本著名小说家,作品多以江户时代为背景,描写当时庶民和下级武士的悲欢离合。本篇选自其小说集《黄昏清兵卫》,原名《生瓜右卫门》。

日本江户时代末期,有个下等武士,脸长得像只歪了的生瓜,于是大家都懒得喊他真名,干脆戏称他叫“生瓜”。他为人老实,听了也就一笑了之,从不计较。虽然人长得丑,可生瓜从小苦练武艺,凭着过硬的剑术,在藩府谋到了一个职位,还挺受领主的信任。

这天,生瓜接到了一个秘密任务。原来,生瓜的领主年轻有为,想要扳倒守旧势力,搞革新,为了瞒过当地守旧势力,领主拜托生瓜和他的好友吉田偷偷地到别的藩联系筹钱。

可就在两人准备出发的前几天,生瓜去不成了。

事情是这样,那天藩府下发节日糕点,生瓜从前有个同僚刚过世,家中还是得到了一份糕点。生瓜为人忠厚,决定顺路帮忙把糕点送过去。送到后他刚要离开,那家的寡妇突然捂住肚子,瘫坐下去。不巧的是,那家的仆人这时候正好外出办事,生瓜一看,寡妇的症状正好和自己妻子平时犯病时一样,于是征求了她的同意,帮她按摩了背上的一个穴位,果然见效了。这样,生瓜又被千恩万谢了一番,才赶回家去。事情的前因后果,不过如此而已。可这几天不知为何,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竟成了一段绯闻,传得满城风雨。

事关名誉,生瓜是个正派人,那时候藩府里还有专门监督武士操守的衙门。生瓜就决定去衙门里自行解释一下。谁知道,当天值勤的官员看来者是丑八怪生瓜,就想耍弄他一番,竟然发了公文,罚他在家闭门思过二十天,不许出门。

这一处罚,能出门执行任务的只有生瓜的好友吉田了。

这不是把玩命的事情全都推给好友了吗?正当生瓜急得直跺脚时,吉田来了。吉田也真够仗义,不但不责备生瓜,反而安慰他少安毋躁,而且吉田还找了一个年轻武士顶替生瓜。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吉田才询问起了生瓜的绯闻来。听罢来龙去脉之后,吉田疑惑了,当时在场的只有生瓜和寡妇两人,那么到底是谁把这个八卦到处乱传的呢?想到这儿,他不由担心起这是冲着他俩的秘密任务来的。可是两个人反复推测,觉得生瓜登门拜访寡妇纯属偶然,所以那寡妇发病应该不是个阴谋。这事暂时看不出什么破绽,夜也深了,吉田便告辞,回家准备明天的任务去了。

第二天,生瓜干坐在家里等消息。中午时分,生瓜等来的却是跟自己闹上绯闻的寡妇。那寡妇一进门便连连向生瓜夫妻道歉。这时候,一旁生瓜的妻子冷笑道:“当初要不是您到处说,现在我们当家的也不至于干坐在家里。如今又来道歉了,这算怎么回事情?”那寡妇赶紧解释说:“我并不曾把这事情到处说,回想起来,那之后我哥哥助藏来看我,问起我病根的时候,我倒是顺口提过一句。”生瓜一听到助藏这个名字,“噌”的一下跳起来。原来,这个助藏就是守旧派的,做起事来不择手段。

寡妇是个妇道人家,对男人们间的政见不合一点也不敏感,又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当时哥哥好像还说了句‘生瓜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嘛’!”生瓜心想,完了,一定是助藏故意散布的谣言!看来吉田此去凶多吉少了。

他连忙送了客,自己戴上斗笠遮住脸往码头奔去,希望能赶上朋友。可生瓜这张脸实在太惹人注意了。到了码头,他还是被渡口的官员给认出来了,坚决不让他上船。此刻,生瓜即使有七十二般武艺,也使不出来了,自己大闹一场,反而容易出卖朋友的行踪。想到这里,生瓜又只好悻悻地回家去,呆呆地等着消息,心中充满了焦虑。

生瓜就这样焦虑地等了整整三天,第三天夜里,来人了,来的却不是吉田!

来者告诉生瓜,吉田死了,在执行任务的途中,被人偷袭毙命。幸好带去的年轻武士抓住了杀手,还逼问出果然是那个助藏在藩主家里藏了奸细,出卖了他们的行程。生瓜听了,呆坐着半晌。事情已经很明显,助藏打探到了自己和吉田的行程,故意散布谣言困住了武艺更高的生瓜,这样解决吉田就方便多了。这时,生瓜心如刀绞,只想着都是自己害得朋友命丧黄泉。

转眼间,二十天的处罚过去了,生瓜又出门了。他仍像往常一样卖力地办差,只是却像老了十岁,从此更加一言不发了。旁人都不知道二十天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,全都以为他因为绯闻受了点处分就不吭声了。大家都觉得此人度量小、脸皮薄,也都懒得去搭理他。

不久后,领主励精图治,又募来了资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扳倒了守旧势力。原先守旧派的许多人物从此也就风光不再了。比如那个寡妇的哥哥助藏,也随着一批人免去了要职,整天满腹牢骚。

这天,这位助藏又喝了些酒,骂骂咧咧到处晃悠,人们懒得招惹他,远远躲开两三丈远。这时候,他迷迷糊糊见迎面走来个人,手里还捧着高高一摞文书。他此刻心中郁闷正无处发泄,便趁着酒劲,一下子撞在来人的身上。顿时,那摞文书洒落在地。只见那人蹲下来,不紧不慢捡起文书来,竟然瞧都不瞧他一眼。助藏见自己被人蔑视成这样,勃然大怒,骂道:“你是谁家的奴才!竟然敢无视我助藏!”说完,便要挥拳头。

此刻,蹲在地上的那人抬起了头来。助藏一瞧,嘿,这不是生瓜吗?他便嘲笑道:“原来是你这小子!长得这副德行,还有脸抬头?”这话说得实在难听,一旁看热闹的人都以为生瓜要发怒了。可生瓜此刻却又低下头去,继续捡他的文书。助藏又抬脚向生瓜猛地踹了一脚,道,“喂!没听见我说话吗?”

生瓜抬起头来,朝助藏狠狠瞪了一眼,又低头去捡文书。这一瞪,助藏好像找到了什么借口似的,他立刻拔出长刀来,嚷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居然敢瞪我!看我不把你砍了!”说罢,举刀就砍。此时,两三丈开外的旁人一阵惊呼,心想这下生瓜可惨了。

就在这一阵惊呼之后,大伙儿却久久不见助藏收刀。半晌,随着“轰”的一声,倒在地上的竟然是助藏!原来,就在他准备手起刀落的时候,人们只看到生瓜腰间的短刀似乎出了鞘,明晃晃地闪了一下,又给收了回去。又过了一会儿,有胆大的过去探视,发现助藏已经没气了,此时生瓜却已经捡好了文书,默默离开了。

这件事情,自始至终都是助藏挑衅在先,先拔刀的也是他,而且有很多人证,于是,上头调查下来,生瓜只被罚了在家思过二十天而已。

二十天后,领主召见了生瓜,告诉他决定给死去的吉田家里增加俸禄以示安慰。生瓜听了,流着泪重重地给领主磕了一个头。这时,领主又说道:“听说你的短刀刀法了得,助藏那家伙当年可是个风云人物啊!武艺也不一般。”生瓜听了,仍不做声,只是默默又叩了一个头,表示认同。领主顿了顿又说:“不过,据说那家伙死的时候,有人上去探视,看见了你剩在地上的一本文书,里头哪有什么字啊?就是一堆莫名其妙的废纸嘛。你小子是想给吉田报仇吧?真行啊!”

此刻,生瓜仍一言不发,微微抬起头来,又重重地给领主叩了一个头,这才起身离开了。

从此以后,藩里再也没有人喊起“生瓜”这个绰号了—谁都没法忘记当年衙门里那场可怕的厮杀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